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节能环保网

节能环保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节能环保 » 大气治理 » 空气净化 » 正文

陈吉宁:环保治理负“重”前行 急刹车式减排不可取

国际节能环保网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刘世昕  日期:2017-01-09

在2017年1月6日晚间的一场记者见面会上,当提及近期多起时间长、面积广的重污染时,学者出身的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坦言,重污染天气给人民群众生产生活造成一定影响,大家对雾霾问题感到很焦虑,“作为环保部长,看到这样的污染天气,我感到很内疚和自责”。

陈吉宁

一个半小时的答记者问中,陈吉宁对治霾路径是否正确、蓝天何时归来、急刹车式治霾是否可取等多个问题进行了回应,也从多个角度解释了当前我国的治霾局势。他还特别强调,中央对于解决当前环境问题的决心是坚定的,行动是坚决的。

重污染频发引质疑,治理是否找对路径

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到2017年京津冀等地区的环境质量要明显好转,北京市细颗粒物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左右。这也是我国首个以国务院名义发布的大气治理计划。

2017年是该计划的收官之年,但近期不断来袭的重污染天气引发了公众的质疑,究竟治理的路子走没走对?

陈吉宁用了一组数据来解释4年来大气治理的状况。刚刚过去的2016年,北京PM2.5浓度是73微克/每立方米,比2015年下降9.9%,优良天数比例比2015年上升3.1个百分点,是北京这几年改善幅度最大的一年。

从数据来看,《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确定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地区的空气质量也在改善。与2013年相比,改善的幅度约在30%左右。

全国层面,纳入统计的74个重点城市的PM2.5浓度,与2013年相比改善幅度也是在30%左右。

在空气质量改善较好的地区,如珠三角,已在2105年实现整体达标,PM2.5的年均值保持在35微克/立方米以下。

“这个改进是实实在在的”,陈吉宁说,这也证明当前大气治理的方向是正确的,措施是管用的。

有多年海外研究背景的陈吉宁说,当下环境质量改善的速度比发达国家同一发展阶段甚至还要快一些。发达国家是在工业化过程快完成的时期才开始解决PM2.5的问题,而我国是在偏重的产业结构、偏化石原料能源结构条件下就开始解决PM2.5问题,面临的难度当然更大一些。

最大的问题是冬季改善幅度非常小

在点评成绩单的同时,陈吉宁也直言,当下空气治理最大的问题是冬季改善的幅度非常小,甚至没有多少改善。一些治理措施在冬季之前是管用的,到了冬季之后,进入供暖期,措施就不够了。

在陈吉宁看来,至少两个原因导致冬季大气治理效果受限:产业结构过重,污染排放总量较大,环保治理负“重”前行;冬季气象条件比科学家预测得要复杂的多。

陈吉宁进一步解释说,环境治理要改善就得减少污染物的排放总量,但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数字,说降下去就能降下去。排放总量背后有偏重的产业结构、不合理的能源结构,以及不绿色的生活方式。

陈吉宁用一组数字来说明京津冀地区有多“重”: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国土面积占全国7.2%,却消耗了全国33%的煤炭,单位面积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左右。这6省市涉气排放主要产品产量基本上占全国的30%到40%。比如,钢铁产量3.4亿吨,占全国43%;焦炭产量2.1亿吨,占全国47%。

这些数据证明了京津冀的“重”负担,高污染、高能耗产业大量聚集,燃煤、燃油集中排放,快速增长的机动车,是这个地区大气污染的直接原因,也是改善的难点。

另外,冬季供暖还会在原有排放量的基础上再增加30%的污染排放。

负“重”前行的京津冀,一旦遇到冬季不利的气象条件,治霾效果肯定打折扣。

陈吉宁打比方说,大气治理就像在一个隧道里负重前行,但一到冬季,隧道却变窄了,走起来更加困难了。

气象监测数据显示,2016年12月,是1951年以来最暖的12月。全国的平均气温比多年平均情况高了2.6度,北京偏高1.6度。另外,从风的情况来看,2013年以来采暖季的大风频率都在10%以下,小风和高湿频率都在50%以上,最近3年还在逐步上升。2016年冬季小风和高湿频率已经接近60%。

陈吉宁说,暖湿的气象条件不利于污染物扩散,但却有利于PM2.5的生成。

面对这样的困境,陈吉宁说,不能寄希望于今年的冬天气象条件会改善。目前环保部正加紧研究,要提出一些更有效的措施来解决好冬季污染问题。“如果单独看冬季,进步十分有限,甚至没有进步。老百姓是不满意的,我们要采取更多措施”。

2017年北京能否交出大气治理的合格答卷

2016年,北京PM2.5的年均浓度是73微克/立方米,而《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明确北京2017年要把PM2.5年均浓度控制在60微克/立方米,这也是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空气质量有无健康危害的分界线。

可对北京来说,从73降到60并非一道简单的减法题。过去的三四年间,北京的燃煤消耗量已骤降至1000万吨,首钢等大批高排放企业也搬离了,机动车排放标准也是全国最高,改善的空间在哪里,2017年年底能否交出大气治理的合格答卷?

陈吉宁说,环保部也非常关心北京的治理问题,实现治理目标有难度,但也不是没有可能。2016年5月,环保部启动了对京津冀地区的强化措施,就是旨在帮助北京完成目标。

陈吉宁说,北京在大气治理方面确实有很多走在全国前列的举措,较为清洁的能源结构,高标准的机动车排放,但北京也有自身的很多问题。

比如工业大院就是北京特殊的污染结构。一个个小加工厂院落分散在北京城郊,污染重,布局分散,治理难度大,但是很重要的污染源,而且扰乱市场秩序。

陈吉宁说,小散污的企业管起来非常困难。环保部下一步要开展专项行动,对一些重点地区小散污企业进行清理。事实上,2016年北京也开始加强对小散污企业的清理,比较突出的是通州,清理的力度很大。直接带来的效果是,通州2016年1月到10月PM2.5浓度降低30%以上。

此外,陈吉宁认为,北京大气治理面临的核心问题是重污染车。他强调,北京如果不解决车的问题,特别是重污染车的问题,改善空气质量是比较困难的。

在陈吉宁看来,北京面临的挑战还有城市管理不足,扬尘太大。所有PM2.5浓度能够达标的城市,扬尘量都控制在很低水平,目前北京的扬尘量太高了,需要加强城市管理。

陈吉宁还特别强调,北京要实现治理目标,既需要北京自身努力,也需要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努力。

京津冀地区该如何打好空气质量改善的攻坚战?陈吉宁划出了6个重点:加大热电联产,淘汰分散的小锅炉;加快推进城中村、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的散煤治理;加大工业企业冬季错峰生产力度;提高行业排放标准;强化“小散乱污”企业整治;加快淘汰老旧车,加大对重污染车的监管,同时加强油品管控。

急刹车式治污不可取,要把功夫用在平时

2016年11月,河北接连发布两个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对一些重点城市的重点行业实施生产调控,河南安阳等地也为了实现年度减排目标,对一些重污染企业实行调控,但这种急刹车式的“减排”也引起了争议。

对于这种做法,陈吉宁表示,环保部也注意到有些地方由于能力或其他原因,采取了与民生冲突,或者说比较极端的措施。“我们希望这些地区,能够把功夫用在平时,更有序、更好地来解决污染问题。”

陈吉宁说,环保治理从来不靠蛮干来解决,必须是科学、有序的,这样社会代价才会小。

他进一步解释说,环境污染的治理应该实现“五化”:科学化、系统化、法制化、精细化和信息化。

在陈吉宁看来,“系统化”是指治污要采取多种手段,且相互配合;“法制化”就是要依法行事,不能任性;“精细化”就是要强化管理,通过管理来提高环境质量,是非常有效的方式:“信息化”是要利用大数据、信息化手段,提升管理水平。

要研究新增爆表城市,是天气所致还是“没干活”

2016年冬季以来,除了京津冀城市群出现污染指数爆表外,东北的哈尔滨、西北的西安,以及西南地区的成都,都出现过持续的重污染天气。这些新增的爆表城市是不是意味着环境质量在局部地区有所恶化?

陈吉宁说,环保部也非常关注大气治理重点区域以外的城市。具体而言,哈尔滨不是2016年才有重污染天,2015年北方地区第一个重污染天就在哈尔滨。哈尔滨的大气污染不是新问题,是老问题。

陈吉宁认为,尽管全国空气质量总体在改进,但也有个别地区的环境质量不升反降。他说环保部也在研究评估,看这些地区的问题是由于极端天气导致的,还是没有干活带来的。同时,环保部要采取措施,督促这些地方加大措施。环保部2015年约谈了不少地方,2016年继续约谈,环保督察其中一个重要内容也是关注环境质量不升反降的地区。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