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节能环保网

节能环保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节能环保 » 水处理 » 工业废水 » 正文

广东佛山最长工业废水管网年内在南海建成

国际节能环保网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何帆燕 龚晶  日期:2017-05-22

44公里!佛山迄今最长的工业废水管网将在今年年底前完成。它位于南海区大沥、狮山两镇交界区域,周边有大量的铝型材及有色金属企业,覆盖范围38.39平方公里。污水管网建成后将对散落于区域内的60余家相关企业产生的工业废水进行统一收集、处理。

2.3亿元项目覆盖范围38.39平方公里

这条总长44公里的工业废水管网,用了6年时间,逐渐显现在佛山版图上。管网的主管蜿蜒向前,发散出一条条向四周延伸的毛细血管,形成一组庞大的“叶脉”,覆盖范围达38.39平方公里。

它最早是大沥镇在2010年动议兴建的,在2011年进入正式筹备,最后在2015年正式动工,工程总投资额达2.3亿元。

“那是一条专门针对铝型材及有色金属表面处理企业的生产废水而兴建的管网,也是省内唯一的一条。”该工业废水管网的建设单位(大沥镇源生水处理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说,目前该工程已沿禅炭路、广佛新干线、广云路、虹岭大道等建设工业废水管网40.87公里。

与之相配套的,还包括一个斥资1亿元建设的大沥镇工业废水处理厂,它由大沥、狮山两镇联合兴建,设计废水处理能力达到2万吨/日,将收集长虹岭工业园和兴贤、颜峰工业园;横岗、潭边、大沥镇中心片区60余家铝型材及金属表面处理企业的生产废水。

为什么要建这么长的管网?因为这些铝型材及有色金属表面处理企业的分布非常分散。

“若以所在行政村居来划分,这些企业分散在6个村居里,需要逐个接驳专门的管道。”该负责人说,在管网的建设过程中,流量计、COD在线监测仪等监控仪器将一并被安装到企业的出水口和入水口,而通过压力泵,这些企业产生的工业废水将被“泵到”主管道,继而被输送到专门的污水处理厂。

管网背后的大镇环保之痛

为什么要建这条管网?这要从大沥镇的环保之痛说起。

2010年,大沥镇GDP达到326.8亿元,这个数字与内地不少地级市的GDP相当。它的铝型材交易量增速保持在20%以上,建筑铝型材产量占据全国总产量的1/3,却不可避免地面临了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两难困境。

南海区环境科学所在2015年曾发布《大沥镇重金属污染及成分分析》,“由于大沥镇铝型材、电镀等行业比较集中,一些含有重金属元素的工业废水未得到有效治理而外排,使得大沥镇的内涌污染较为严重。”

电镀是有色金属表面处理中的重要一环,会产生高温的电镀废水;同样地,铝型材的氧化着色也会产生废水。这些废水都有同样的特点:酸碱度高、重金属含量高,若未加有效处理而直接外排入河涌,对环境的污染可想而知。

但因为埋入地下的管道是看不见的盲区,监管谈何容易。“都不记得多少次了,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企业在深夜向河涌偷排,可即使我们火速赶去,那些企业佯装没事发生,因为他们知道我们取证难。”大沥环保部门的一名负责人说。

虽然当地政府早已意识到这一点,但企业分散、取证难、监管难问题依然考验政府决心。

项目背后揭示的发展理念之变

即将建成的这条44公里长管网或将改变上述困境。2.3亿元的建设总投资额昭示政府决心。

虽然经历了2013年3月的行政区划调整,原大沥镇管辖的颜峰、横岗、兴贤、谭边、高边5个社区居委会调整至狮山镇管辖,但这个工程并未因此而受到影响。管网建设的2.3亿元的总投资目前由大沥和狮山按比例共同出资。

作为配套的工业废水处理厂也正有条不紊地建设中,如无意外,工业废水管网和工业废水处理厂都将于今年底前完工。

从动议到即将建成,6年过去,大沥镇早已改了容颜。它正快速从片面工业化向城镇化转变,努力打造全球创客小镇,以牺牲环保换来经济增长的时代早已过去。

因此,从斥资2.3亿元建成佛山最长工业污水管网的事件背后,我们不难看出,大沥乃至整个南海发展理念的变化。

“环境不仅是一种资源,而且是一种功率巨大的发展‘助推器’,环境就是竞争力,也是生产力。” 南海区区长顾耀辉在日前南海区环保工作会议上谈到的这句话,正说明南海如今是“既要金山银山,又要青山绿水”。

■手记

南海治理工业废水的困境与破题

在5月16日召开的南海区环保工作会议上,南海区国土城建和水务局局长周长海曾披露一组数据,在南海1073平方公里的辖区范围内,共有1341条内河涌,它们全长2028公里,有排水口21105个。“就目前的水质监测情况看,不容乐观。整体情况西部比中部、东部好,所以接下来南海治水的重点是狮山、大沥、里水、桂城这四个镇街。”

在这样的背景下,44公里长的工业废水管网和耗资1亿元的工业废水处理厂工程的即将完工,无疑是一个好消息。南海是传统工业重镇,受工业企业分布分散等问题影响,工业废水治理监管难、工业废水偷排河涌时有发生的问题一直困扰南海。

而随着近年国家、省对水污染防治政策的进一步收紧,南海工业企业头上的“紧箍圈”也越箍越紧。如,早在2012年底广东省宣布将特别排放限值这一最严国标运用在水污染行业上。这一国标在2012年12月31日起在电镀行业开始实施,到2015年,实施行业扩展到了化工与纺织染整行业。

铝型材制造、有色金属加工、纺织,这都是南海的传统支柱产业。要扶持这些产业走过环保高压,同时打造宜居、宜商、宜创业的优美环境,南海必须拿出强而有力的对策,破解难题。

翻阅资料可见,对工业废水治理项目在南海早有先例。比如,2005年开始,西樵政府投入了约4.5亿元建设“三统一”(统一供水、统一供气、统一污水处理工程),把当地西樵排放印染废水的44家印染企业全部纳入其中,企业排放的污水通过管道统一收集到污水厂进行处理,再通过人工湿地集中处理后实现零污染排放。

西樵的这一做法取得的成效是显而易见的,数据称,当地一年便可以减少5000吨化学需氧量COD,其制定的企业排放标准比国家标准还低40%。也是基于此,大沥、狮山两镇即将完工的合作项目值得期待。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