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节能环保网

节能环保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节能环保 » 固废处理 » 垃圾处理 » 正文

四川成都小区的垃圾分类试验

国际节能环保网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记者 林聪 实习记者 曾那迦  日期:2019-07-19
    
 
 金沙云庭小区内的四分类垃圾桶

 
    童子街庭苑“呐吉岛”垃圾智能收集设备

 
    明月村奥北垃圾回收站
 
    你会分垃圾吗?直击灵魂的拷问从上海开始蔓延。
 
    《成都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草案)》已在征求意见,“草案”中,将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其他垃圾四类。
 
    条例还未出台,但成都不少地方已在先行先试。日前,记者走访了市中心的金沙云庭小区、童子街庭苑小区以及蒲江县明月村。它们虽然彼此路径不同,但都在垃圾分类模式上探索。
 
    1、试验点位

    金沙云庭

    “四分法”进行大半年

    三伏贴是什么垃圾?
 
    绿黑红蓝四个颜色不同的垃圾箱,一块有垃圾分类监督员和引导员信息的公示栏,一张垃圾分类光荣榜……近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在青羊区金沙遗址路的金沙云庭小区了解到,该小区按照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厨余垃圾进行垃圾分类已有大半年了。
 
    从去年开始,青羊区金沙街道引进可回收垃圾回收再利用企业2家、智能垃圾分类设备7套,并设置可回收垃圾分拣房;同时实施二分类投放点改造355处、四分类34处、四分类智能投放设备4套。金沙云庭,正是其中一个安装了智能投放设备的居民小区垃圾分类试点点位。据悉,2018~2019年,金沙街道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投入财政资金160余万,覆盖38个院落。
 
    “习惯就好了” “这个时间成本必须要花”
 
    “不麻烦,习惯就好了。”35岁的王女士告诉记者,以前在客厅吃水果,像果皮这类厨余垃圾可能就和其他垃圾混着扔在客厅的垃圾桶里。而现在,他们会先在厨房把水果削好,把果皮扔在厨房专门装厨余垃圾的桶里。事情还是一样的,换换顺序就行。
 
    “刚开始还是有点麻烦,但这个时间成本必须要花。”45岁从事金融工作的代先生,经常在业主群里晒分类后的垃圾照片,希望更多人可以参与进来。邵女士也表示,自己家的阳台封了,厨房相对封闭,垃圾分类,臭味少了对生活环境也是不小的改善。
 
    用完的面膜是“有害垃圾”

    还是“其他垃圾”
 
    相比愿不愿意分类,怎么分类的烦恼似乎更具体。
 
    “我之前带学校的小学生到小区做关于垃圾分类的调研。”王女士介绍说,当时小朋友拿了几样垃圾,问小区居民属于哪一类。“记得其中的树叶考到了很多大人,都不知道树叶是厨余垃圾。”
 
    很多垃圾分类的具体细节也困扰着几位受访者。48岁的陈女士表示,有天女儿拿着用完的面膜问她,是“有害垃圾”还是“其他垃圾”。而自己用完的三伏贴也让她不知该扔哪儿。
 
    “家里一把陶瓷刀坏了,我拿保鲜膜缠了很多层,但该丢哪儿还是很迷茫。”邵女士表示,在做垃圾分类中不时会遇到这些问题,却不知道该找谁问。
 
    多位受访业主告诉记者,家里产生有害垃圾的量很小,基本不用专门准备一个垃圾桶。
 
    希望知道分类后的垃圾

    如何转运、去了哪里
 
    对于小区目前垃圾分类的情况,多位受访者表示,还是会看到有人乱扔,“像单元门口的厨余垃圾箱满了,有人就会直接扔在旁边的其他垃圾里面”;“有时小区内的垃圾桶被翻动,垃圾纸屑散落一地。”
 
    小区也有垃圾分类扫码投放可累计积分,然后换话费等奖励。68岁的田女士说:“可回收箱我投了30多次,之前装了两年的那个老式可回收箱我投了100多次。我在乎奖励,因为我希望得到一个良好的反馈。”
 
    “我在群里晒垃圾分类的照片时,也有人质疑说,源头分了,后端也会分类处理吗?”代先生告诉记者。另有几位受访者也表示,对于分类后的垃圾如何转运、去到哪里,知道得很少。王女士说,如果能知道后端如何运转,自己平时也会更有动力做垃圾分类这件事。
 
    2、试验点位
 
    童子街庭苑

    这个小区半年垃圾“卖”了1.9万元
 
    “原来家里的瓶瓶罐罐、书报废纸都直接丢掉。”家住童子街庭苑小区一单元的冯大爷一手提着水桶,一手捏着报纸,来到智能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点,“现在家里废品一个月能卖一二十元。”冯大爷说,刚开始实行垃圾分类试点时,小区居民多有不满,现在大多已经形成了分类投放的习惯。
 
    日前,记者发现,青羊区童子街庭苑小区垃圾分类试点成效明显。该小区共有12个单元,每个单元门口都摆放着一台名为“小呐吉岛”的小型垃圾投放装置,两个投放口被盖子遮挡着,分别用以容纳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
 
    可回收垃圾投放折现 共提现1.9万余元
 
    在小区深处一个坝子上,安放着一台大型装置,是小区引进的“呐吉岛”垃圾智能收集设备。与“小呐吉岛”相比,“呐吉岛”用于回收泡沫、塑料瓶、织物等各种可回收垃圾。在这里,记者遇到了正在院子里溜达的冯大爷。他告诉记者,该小区从去年12月底开始试点生活垃圾分类,今年2月物业撤销了原本放置在各楼层的混装垃圾桶,全面推行分类投放。刚开始,这一举动还是遭到很多居民反对。但社区和提供垃圾分类智能设备的四川群峰环保公司引入系统积分奖励机制。
 
    参与分类投放垃圾的小区居民注册后会获得一张卡,刷卡投放垃圾后将获得奖励积分,用于兑换日常用品或提现为微信零钱。“撤桶”以来,居民共提现1.9万余元。“有些家庭的垃圾有时能卖到上百块!”冯大爷说。
 
    已收集可回收物17.3吨

    但“小呐吉岛”无人监督
 
    在与冯大爷交流的过程中,记者注意到,“呐吉岛”并不一直处于工作状态。原来,该设备不会24小时接受垃圾投放,而是分为上午和下午两个运行时段。冯大爷说,引导员会前来打开装置,辅助并监督居民投放垃圾并将垃圾收运走。
 
    采访当天下午,记者再次来到该小区时,遇到了青羊区太平街道办事处的生活垃圾分类引导员冯师傅。记者通过他了解到,童子街庭苑共有居民1026户,日产垃圾量约1吨。试点以来,已有891户注册了生活垃圾分类用户,覆盖率86.8%。
 
    群峰公司还在小区安置了餐厨垃圾处理设备,采用好氧微生物高温发酵工艺降解餐厨垃圾,满负荷处理量为300公斤/天,可降解85%的重量,剩下15%为产出的营养土。
 
    截至2019年5月底,该小区共收集可回收物17.3吨、餐厨垃圾41.4吨、其他垃圾10.9吨、有害垃圾105.7公斤;实现日均减少垃圾处置量260公斤(可回收物110公斤、餐厨垃圾150公斤),减量率约26%。
 
    但这个模式也并非十全十美,冯师傅告诉记者,由于“呐吉岛”只回收可利用垃圾、有害垃圾且有引导员监督,所以垃圾含杂率可控。然而,单元门口的“小呐吉岛”所收垃圾并非群峰公司在负责,仍由环卫在收运,因无人监督,尚无法避免用户就近乱扔混扔。
 
    3、试验点位

    明月村

    村民有了收益

    企业也有收益
 
    7月16日,第三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期间,成都蒲江县明月村入选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与联合国人居署发布的第二期国际可持续发展试点社区。一条“生态+文创+旅游”的发展路径让这个小村成为明星村。
 
    事实上,在垃圾分类上,明月村也走在前列。2017年,该村就引进了奥北垃圾分类回收项目。目前,此模式已覆盖明月新村、谌塝塝微村落、明月村接待中心等区域。
 
    覆盖200余户村民 总计投递垃圾5.7吨
 
    明月村奥北垃圾分类回收站设置在谌塝塝的空坝里,是村里专门建设的一个小房子。为方便周边村民投放,村委会也设置了一个临时回收点。每隔一周的周一,奥北的清运车会来将这两处的可回收垃圾运走。
 
    明月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经理助理罗彬负责对接村里的垃圾分类回收事务,他告诉记者,去年7月以后,注册参与垃圾回收投送的农户越来越多,截至目前已覆盖200多户村民,全村通过奥北回收的垃圾达5.7吨,共为村民创收5387元。“全村共有700多户,之所以还有一些村民没有加入,是因为距离太远。”罗彬说,部分村民若是骑自行车前来投送垃圾,要花上20分钟。这是该村接下来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在回收站,记者看到6个孩子提着两大包垃圾前来。罗彬介绍说,村子每周二、四、六、日会组织晨跑,晨跑期间会鼓励大家随手捡起落在村子里的垃圾,这些孩子带来的就是晨跑时收集的可回收垃圾。
 
    10元一个袋,满袋换空袋

    高科技手段监督用户行为
 
    奥北模式有何特点?记者采访了成都奥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项目总监刘妍妍。她告诉记者,奥北将可回收垃圾归为PET瓶、PE瓶、泡沫、铝拉罐等14个类别,回收价格与市场价持平。“我们的投放模式是:街道、社区或机构需自己准备一处可封闭的垃圾投放点位,然后花费3379元购买自助投放点的智能锁、发袋机、监控系统,以及配套的软件、培训服务。”
 
    个人想要参与该服务,需花10元注册购买一个奥北回收袋,袋满投放后可在投放点获得下一个空袋继续使用,称重后卖掉垃圾的收益则直接进入账户余额,每项垃圾的回收价格都会显示在明细上。记者发现在后台系统上可以看到每个投放用户(机构或个人)该次投入垃圾的各类垃圾重量、比重和收益。
 
    怎么才能避免用户乱丢混丢?“已经用10元的注册费筛掉了很多不愿垃圾分类的人”,刘妍妍说,同时利用技术手段来加强监督和管理。除了实时监控外,所有的回收袋都有二维码贴纸可以溯源。“所有不当投递的垃圾都会被拍照记录,投放机构和客户会被扣费处罚,发生多次后账号就会被封停。”刘妍妍说,“我们甚至还遇到过为了给垃圾加重,往纸板里灌水泥的,这种情况如果再出现,我们肯定会把这位客户给封掉。”
 
    “回收一吨牛奶盒的价格是400元,若直接卖给工厂,售价是4000元。”刘妍妍告诉记者,“但是如果把它们进行纸塑分离并把铝膜也分离出来的话,售价则能达到上万元。”刘妍妍透露,这个产业各环节层层加价,毛利率可达60%,关键是一个“量”的问题。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