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节能环保网

节能环保行业专业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节能环保 » 固废处理 » 危废处置 » 正文

新能源车第一批电池大限将至 是污染还是百亿商机?

国际节能环保网  来源:能源圈  日期:2018-02-07
   这两年,中国新能源车的发展可以用“爆发式”来形容,但是,在车辆大卖的同时,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相同的问题,未来将要大规模报废的电池该怎么处理?
 
  从2018年开始,这个问题必须回答了。据媒体2月5日报道,中国第一批新能源汽车运行里程已经超过20万公里了。同时,按照业内电池保质期普遍5-8年的标准,新能源汽车即使车辆本身运行正常,但电池已进入置换期。
 
  至于置换下来的电池,处理好是价值高达300亿的商机,否则就是污染之源。
 
  市场广大的旧电池回收
 
  媒体报道称,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市场将从2018年开始爆发,预计2018年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市场可达50亿元规模,到2020年至2023年,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市场规模将进一步增长到136亿~311亿元。
 
  面对这么一个巨大的市场,毫无疑问的,企业不会无视。
 
  动力电池回收一方面是出于安全问题考虑,动力电池的电压是高压直流电,乘用车达300多伏,大巴车高达600多伏,若不及时回收,容易出现安全事故;另一方面,电池回收可以提炼出有价值的资源。
 
  “中国的钴资源紧缺,需求量的95%依靠进口,由于新能源汽车电池所需的钴占比达到70%以上,随着新能源汽车的进一步推广,对钴的循环利用变得十分重要。”中南大学教授、赛德美董事长兼CTO李荐在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公开表示,2017年钴的价格已经翻了一番。
 
  相关研究表明,回收锂离子电池可节约51.3%的自然资源,包括减少45.3%的矿石消耗和57.2%的化石能源消耗。此外,锂离子电池中的镍、钴、锰等有价值的材料,通过回收可再利用。
 
 
  中国新能源车销量从2015年开始高速上升
 
  企业准备好了吗?
 
  面对这个光大的市场,中国企业准备好了吗?现在看来,答案尚且未知。
 
  目前动力电池主要有两个回收模式:一是梯次利用,二是拆解之后重新做成锂电池的原材料。
 
  所谓梯次利用指某一个已经使用过的产品已经达到原生设计寿命,再通过其他方法使其功能全部或部分恢复的继续使用过程,且该过程属于基本同级或降级应用的方式。被业内普遍认为是较为环保的方式。
 
  目前中国电池报废处理方式以拆解回收为主。回收企业规模普遍较小,工艺水平不健全,存在部分不具有回收资格的企业非法从事废旧动力电池回收的情况。同时,由于国产动力电池型号众多、电池结构不统一,组装工艺和技术千差万别,电池在拆包过程中涉及到的技术与成本均较高,导致中国废旧电池回收过程中环境污染问题较为突出。
 
  对2016年的电池回情况进行了统计,以2016年为例,我国动力电池累计产量约为252.5亿瓦时,实际进入拆解回收的总量却不足1万吨,近84%以上的报废电池仍滞留在车企手上。2017年中国动力电池产量44.5GWh,同比增长44%。虽然也有一些企业也在进行回收利用的工作,但目前还处于初级探索阶段,回收过后的电池仍然没有足够完善的处置方案。
 
  根据预测,2018年将是车用动力电池回收的小高峰。届时,我国动力锂电池废旧回收市场累计废旧动力锂电池超过12GWh、报废量超过17万吨,从中回收钴、镍、锰、锂、铁和铝等金属所创造的回收市场规模将超过53亿元。到2020年,我国车用锂电池累计报废量将会达到20万吨。随着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和时间的推移,动力锂电池回收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兰州有不法分子把万于枚旧电池倾倒在路边
 
  小作坊处理方式:不倒厕所倒哪儿?
 
  去年,有媒体曾经报道过,中国现在每年报废的老式铅蓄电池高达数百万吨,小作坊成了回收旧电池的主力。小作坊成本低,操作不正规造成了巨大的污染,甚至有人直接将电池中的硫酸溶液通过厕所排入下水道。
 
  在媒体的采访中发现,小作坊直接把废旧溶液倒入下水道。在铅蓄电池内部,普遍约有74%的铅和20%的硫酸。这两样物质都对生态环境都具有重大影响。结果,废旧溶液在未经过合适处理的情况下汇入河流与土地,造成了严重的污染。而且,目前国内超过7成的旧电池流向小作坊,市场急需国家监管。
 
 
  安徽一家正规的电池回收企业
 
  高成本制约正规企业进入市场
 
  小作坊的处理方式肯定不是长久之计,必须让“正规军”进行介入。但是,目前尚有两个难题等待解决。
 
  首先是电池制造的复杂性,目前,国产动力电池型号众多、电池结构不统一,组装工艺和技术千差万别,电池在拆包过程中涉及到的技术与成本均较高,导致中国废旧电池回收过程中环境污染问题较为突出。
 
  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逢春表示:“从目前来看,电池的回收是不挣钱的,回收完了以后,这些原材料卖出去只能满足回收成本的1/3到1/2,政府应该在政策上给予这些回收企业相应的支持或者对其进行补贴,因为回收企业也要赚钱,否则很快就会关张。此外,建立回收产业的时候地方政府也要给一定的优惠政策,比如土地。”
 
  最后,电池回收是和“时间赛跑”,2018年后,如果不能在电池报废规模扩大前在技术和商业上做好准备,国内的电池回收将从“商机”变成危机。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